B L O G C O N T E N T
【黑寡婦莎倫】       【我家傳奇】        【華麗的挑戰同人】
   第七任剛上任        穩定邊玩邊連載中      整理張貼+填坑中

收到想繼續看後續的留言,於是繼續貼庫存啦!
如果喜歡我的文,歡迎留言> < 我會很開心!謝謝謝謝!!
尤其是這篇掙脫過去,寫的時候真的是付出了我相當多的愛XD

-----

隔日一早,京子換上了昨天洗好晾乾的工作服,大力伸了個懶腰
拿出兩本記事本,確認今天的行程

「松太郎11點要去阿卡特奇公司拍宣傳照,拍攝工作大概到2點,3點在電台節目接受專訪到4點,接著5點在富士電視台參加歌唱節目到8點。我的工作是下午1點開始拍DARK MOON到晚上7點…」

光是工作量就明顯差了一大截啊————京子為自己和松太郎實質上的差距感到生氣不已!!!可惡啊!!!!總有一天我的工作量一定會超越你!!!!!忙到24小時不夠使用的!!!!
被憤怒沖昏頭的京子,總是會不小心說出一些不太合邏輯的話

瞄了眼和昨天一樣姿勢睡著了的不破,京子嘆了口氣,背著包包出門去了

一早就收到祥子小姐的簡訊,說是不破這個月的生活費已經匯到她的戶頭裡了
京子查完帳,嗯?她懷疑自己看錯了,再數一次有幾個0…
「一…一百萬?!!!!」要一百萬當一個月的生活費?!!!!這傢伙平常到底有多奢侈?!!有沒有搞錯啊!!!這是一年的生活費吧吧吧!!!!

「這傢伙!!!!這麼有錢!!還這麼小氣!!!!」當時明明就已經發了不少專輯有穩定的收入了,也沒有拿錢回來幫忙付房租!!之前巧克力事件也是一顆巧克力也不肯整顆給我!!!!

越想越生氣啊啊啊!!!!!京子用力揮散這些不愉快的記憶,提了一些零錢出來,往超市前進

要買一大堆的食材才行…還要買米…飲料…這樣也太重了吧?!
京子開始認真作起褓母該幹的事,首先就是要填飽僱主的肚子…所以她認真的採買起了食物

 啊,布丁。 京子愣了下,猶豫的拿起眼前的東西
那傢伙…絕對會很喜歡…
但是…我一點都不想要讓他開心起來!!!!!只要填飽他的肚子就不錯了!!! 她將布丁摔回原本的位子,帶著陰暗的表情轉身

「啊…」一時沒注意,她的推車撞到了旁邊的人「抱歉!你沒事吧?」京子緊張的關心那人

「沒事,不用擔心」那人揉了下被撞到的地方,轉身對京子投了個不用擔心的微笑

 啊…是外國人…而且很漂亮… 京子呆了半晌

「請問…?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那人操著外國口音講著有點不順的日語

「嗯?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嗯…因為我剛剛看你拿著布丁的臉看起來很猙獰…有點恐怖…」
「那是因為我想到了我恨之入骨的人!!」害我猙獰的表情被看到了!!!還被說恐怖!!!松太郎!!!你給我記著!! 怨京也在一旁記錄這項新的罪名(害京子嚇到路人?)
「這位小姐!」那個外國女生,突然衝上前,握住了京子的雙手,雙眼閃著期待的光芒「一起來信上帝吧!!」
「蛤?」遇上了個瘋狂的傳教士嗎?!! 這樣在超市裡公然傳教不太好吧~~~
京子還在想著要怎麼脫身,那位傳教士先搶著講「來吧!來由恨轉愛吧!」 愛?!京子聽到了這個不可能套用在松太郎身上的字,臉一抽,甩開她的手,怒吼道:「對於那個人!!我是不可能由恨轉愛的!!!」
喘了口氣,京子陰沉著臉,繼續說:「因為…就是他害我忘記怎麼愛人的…他狠狠的拋棄了不斷付出的我…我怎麼可能再去愛他?」

「………」一陣無言…京子也沒想到自己會突然這麼說
「抱歉,嚇到你了」她伸手去拉推車,準備離開這裡

她那因憤怒而顫抖的手,被一雙溫柔的手包覆住「抱歉…你能聽我說我的故事嗎?」那位外國傳教士透露出一種憂傷的表情,淡淡的說著…

京子這次沒有拒絕,總覺得…她憂傷的表情…讓人心疼…又覺得…和自己有點相似…

「我…從小就是個孤兒,一直住在修道院裡…」見京子沒有拒絕,她緩緩的開口

「日子久了…我越來越不相信上帝的存在…祂從來沒有回應我的問話…祂讓我覺得很孤單…很無助…好像被拋棄了一樣… 所以我逃離了修道院,每天都埋怨著上帝,從不眷顧我的上帝」
京子靜靜聆聽…她是不相信有神明的…原因是…?
『小尚——你就是我的神喔————』因為小時候說了松太郎就是她的神?! 京子用力的揍了自己一拳!天啊!怎麼會是這麼愚蠢的原因啊!!!
「小…小姐…?」 「不好意思~我又想到我恨之入骨的那個人了,我有在聽,你繼續說」
「嗯… 在那段逃跑的日子…我過得很糜爛…每天用盡心力想要摧毀自己…每天埋怨著祂…恨著祂…」恨著他…雖然境遇並不相同…但是…怨恨…這正是她現在每天都在做的事…發自內心的恨著他,那個狠心拋棄了她的男人!
「但之後我發現…我恨著祂…卻沒辦法忘記祂…最後…我決定回到祂的身邊…再次試著相信祂、愛祂,現在偶爾,我也能聽到他回應我的聲音了…」不同於剛剛的憂愁表情…現在她…有的是滿臉的幸福…
好像看到了以前自己傻呼呼的影子…為什麼…京子握緊了拳頭
「為什麼…可以…去愛一個曾經拋棄過自己的人呢…」她真的不懂…為什麼…「為什麼…沒辦法忘記他…所以…選擇相信他…」
「嗯…這就要自己體會了…以我來說的話…是因為我發現…會恨祂也只不過是因為自己的愚蠢而已…只是因為我沒有細細思考…祂本來就沒有義務只服務我一個人的…」

只 是 因 為 自 己 的 愚 蠢 ?

好像呆了很久…京子回過神來…發現那個傳教士已經不在了

她推著推車去結帳,回想著那位傳教士所講的話…只是因為自己太愚蠢了嗎…

----
京子感覺有東西在拍打自己的臉,回神

『京子啊——你在想什麼?』『京子!!振作!!不要被剛剛那個奇怪的傳教士迷惑了!!』『就是說啊!!說那什麼鬼話嘛,對於那種拋棄自己的人,當然是要恨死他!!用力報復!!』

她眨了眨眼,自己正提著兩大袋的菜在不破公寓的電梯中,怨京們正圍繞著她,歇斯底里的埋怨著剛剛那個奇怪的傳教士

『京子!!聽到沒有!!不要被那個奇怪的傢伙給影響了!!』『沒錯沒錯!!恨人就是要恨到谷底!!折磨那個人折磨到他死為止!!』『打倒松太郎!!打倒松太郎!!』怨京們喊起了口號——

『叮』她提著菜步出了電梯

不要想太多…像以前一樣就好了…她打開了大門

正好瞧見抱著大團棉被走向自己房間的不破尚…

「………」倆人無言的對望了幾秒

「你去哪啦?還以為你沒勇氣幹下去就逃走了」他扭了扭痠疼的脖子,明顯是因為昨晚睡姿不良造成的

「你眼瞎啦?!」京子生氣的舉起手中的兩大袋菜「去超市買食材啦!」而且這間豪華公寓還離市區很遠,京子只好忍痛叫了計程車,但是現在有一百萬的生活費隨她揮霍,所以她也無所謂了

「喔?」本來像是剛睡醒沒睡飽不開心的臉,聽到了有食物便有精神了起來「我餓啦——快弄早餐」他突然走向京子,空出一支手搶過京子手中的袋子

「你幹麻?」切實的被他的行為嚇到,京子默默的看著他蹲下來粗魯的翻著袋子

「姆…沒有…」他失望的嘟著嘴,沒回答她的問題,接著又搶走另一個袋子繼續翻找

「還是沒有!」他失望的抬頭望著京子「你怎麼沒有買布丁?」「蛤?!」「布丁啊!!」 「……」 「你知道我最愛吃的…」她當然非常清楚,所以才故意不買的!!而且今天就是因為布丁才會遇上那個奇怪的傳教士,被宣導了一些奇怪的話

為什麼要以那種小狗在吃飯時間乖乖走到盤子旁,卻發現飼料還沒裝的表情看著我啊?!

京子起了一陣雞皮疙瘩,趕緊把兩個袋子搶了回來 「填飽你的肚子就不錯了!還給你吃什麼布丁?!」說完逕自走向廚房

為什麼這傢伙…和以前一樣完全沒有變啊?!!他以為我還是像以前一樣,為了討好他什麼都做出來的笨蛋嗎?!

她重重的將袋子放下,才發現那傢伙還抱著被子跟在後面

「哪…你為什麼沒買啊?」 他還真是不死心!京子咬著牙,不想理會他,假裝沒聽到的整理起剛買的東西

見她故意不回應,不破不高興了起來,提高聲調道:「嗤,早上醒來發現你幫我蓋了被子,還以為你又變回以前那個笨蛋恭子了」他見她的背影顫了下,滿意的笑了下,果然這招很有效
「結果連個布丁都沒買,看來你不論是作為一個女傭還是個褓姆都很失敗啊」

「你 這 傢 伙 ! ! ! !」京子憤怒的轉過身「幫你蓋被子也只不過是盡了褓母的職責!!!怕你著涼了之後要照顧你更麻煩罷了!!!!!!!!!!和以前那個愚蠢的我有什麼關係?!!!!!!布丁又是怎樣?!!!我有讓你挨餓嗎?!!!!作為褓母哪裡失敗了?!!!!」
果然…激將法成功了,不破挑了下眉,這傢伙真是好理解的不像話
「明明就知道我喜歡吃,還不買給我,這樣子實在是太失責了,褓母就該懂得討人歡欣」
「那樣和女傭有什麼差別?!!!褓母應該是要督促你好好工作,不要弄壞身體才對!!!買那什麼布丁!!!和褓母的工作一點關係都沒有!!」哎呀。這次京子沒有照著不破所想的方向發怒,真是失敗,不過沒關係,僱主最大
「不破尚的褓母就是這樣」又是這句老話
「騙誰啊!!!我打電話問祥子小姐!!!」京子生氣的掏出手機,認真的找起了祥子小姐的電話

「不可以!」不破一聽到祥子兩字,緊張的搶走了京子手中的手機

「嗄?為什麼不行?」京子伸手想拿回手機,卻被不破拿的更遠,緊張的表情表露無疑

「喔?祥子小姐不知道你喜歡吃布丁?你怕讓她知道?」京子帶著有點好笑的語氣道出,明顯是在諷刺他

明知故問啊這傢伙!!!以前就跟她說過在圈子里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喜歡吃布丁這種丟臉的事情

「嗤———不准你跟她說」不破不甘的將手機還給京子,嘟著嘴抱著棉被離開廚房,只留下一句:「趕快做早餐,我快餓死了」

「哼…真是可笑的傢伙」京子繼續手邊的工作 「該不會那傢伙從我離開後就沒吃過布丁了吧…?」照這傢伙的拗個性,一定拉不下臉拜託別人買的「那還真是可憐呀~」京子冷冷一笑,以完全不同情的諷刺聲調這麼說

整理到自己的側背包,京子一愣「怎…怎麼會有布丁?!」她顫抖著手拿出不知何時放入她背包中的三盒裝布丁

該不會我在失神的時候放進去的吧~~~不記得有結帳阿~~~這樣不就構成偷竊行為了嗎~~
京子懊惱的想著,接著發現背包裡還放有一張發票
她拿起來看,大為震驚,發票上就打著這麼一盒布丁,下面有一行筆跡『Your temper cloud your reason' 她很疑惑,想找到這是誰留給她的,但她只在背面找到了同樣筆跡,寫著『Good Luck'

「是…是那個奇怪的傳教士?」京子覺得自己好像遇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回想著稍早在超市經歷的事情

該…該不會是天使?!京子敲了下腦袋,她有著美麗的容貌,溫柔的手掌!不錯!一定是天使!!

但是…為什麼天使要下凡來跟她說話呢…還送了她一盒她根本不喜歡的布丁…?

好疑惑啊…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不可以被松太郎發現這盒布丁的存在! 她將布丁塞進了冰箱的最最最深處,開始著手製作早餐


不管怎麼樣,遇到了天使,一定是好事!

======
 Your temper cloud your reason
     你的憤怒矇蔽了你的理智
======

他才剛停好車,正要拿起一本最新出品的不良書刊開始翻看,後座的車門無預期的被打開了
他愣了下,轉頭看向那扇打開的車門,懷疑是誰搞錯了車
「白痴!不用你推我也會自己上車」不破不滿的聲音提醒了他,沒錯,就是他現任的僱主沒錯

他吹了個佩服的口哨,看著那一向沉穩帥氣的不破被粗魯的塞進車廂內

砰一聲後座的車門被用力關上,接著是旁邊前座的車門被打開的聲音
「青仔,早安」京子向青仔打了聲招呼便坐到了副駕駛座上

青仔搶先將原本亂放在副駕駛座上的不明書刊一把掃掉,萬萬沒想到這位代理經紀人會跑來前面坐「唷~早啊,京子」他也向她打了個招呼

「今天不破可真準時呢」他發動了引擎,一邊說道「平常都會遲個半小時才來搭車的呢」
不破扳著臉坐在後面,不行發脾氣,現在是成熟帥氣的不破尚,只能冷冷的透過後照鏡瞪著他,不過青仔毫不在意他的瞪視

對於恭子自己坐到前面這件事他也不太高興,但是想想,這有什麼問題?他有什麼好生氣的?所以還是暫時壓下了不滿的情緒

「那樣真不好~身為他的代理保母我一定會好好督促他,讓他準時上工的」京子笑眯眯的說著

-----

「尚————好久不見——好想你喔——」才剛到阿卡特奇公司的休息室,一個尖銳的女聲馬上竄了進來

那位剛打開門,瘋狂奔進的人正是七蒼美森,她張開雙臂想投向不破的懷抱,卻被他一手擋了下來「小狗,很吵耶」

「嗚…我們已經一個月不見了~~~~你都不想我嗎~~~~?」美森淚眼汪汪的望著他,但始終抱不到他,因為頭被不破修長的手給頂住了,怎麼樣也勾不到

他覺得麻煩的嘆了口氣「好啦好啦,有想啦」鬆手,讓美森一把抱住自己,嗯,胸前的觸感真棒

「……」「!」突然感覺到有個不祥的視線刺著他,不破抬頭一看,京子正默默的站在一旁看著他們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要走了」她早已背起了側背包,站在休息室的門口前了

她會出現在敵對公司的休息室中,也只不過是要送她現在的僱主來乖乖上班,叮囑他一天的行程而已
接著她自己也還有工作,自然是不能久留

「最上恭子?!!!!!!!!」美森聽到了那令她不安的聲音,死抱著不破的她稍為瞄了一眼,便像是見到惡魔般的驚聲尖叫了起來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她嚇得花容失色,用力拍著自己的臉,希望這只是一場夢——惡夢啊——

「這個嘛…你就讓你親愛的不破尚來解釋好了,我要去趕通告了」京子陰冷的說完,走出去,在關上門之前補了一句「不要給我添麻煩,好好工作」便不禮貌的用力關上門

發現這不是惡夢的美森,驚慌的抓著不破 「怎麼回事?!!!她那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她要厚顏無恥的出現在小尚你的休息室?」

不破嘆了口氣…他知道不論是解釋還是不解釋…都會帶給自己極大的麻煩…

「現在她是我的保母…」

----
京子好不容易準時趕到了DARK MOON的片廠,送松太郎去公司,自己特地趕回不倒翁去換了套衣服,她可不想穿著那件顯眼的工作服去片廠啊!

「啊…敦賀先生」她望見在不遠處坐著休息的敦賀先生,想起了昨天那通奇怪的電話

 得去問敦賀先生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才行

還沒到休息室放她的東西,她優先選擇了關心敦賀先生
她走向他,彎身靠近正在閉目養神的前輩「敦賀先生,午安」她小心翼翼的道出,深怕打擾了敦賀先生的短暫休息

「啊…最上小姐,午安」本來有點失神的敦賀有點嚇到,正好他也想著要再問問京子是否有發生什麼事的

「嗯…敦賀先生…聽你昨天電話中的語氣…我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京子一說完,立刻就後悔了起來,敦賀先生就算出了什麼事,也不會找自己商量吧!!!!!!她在想什麼啊!!!!!!!

「啊…不…我真的沒事」面對京子這麼直接的關心,他感覺有股暖意湧上心頭
「最上小姐你…」他也想再確認一次,昨天他怎麼會有那麼不安的感覺,一定要弄清楚

「最上小姐,不好意思,可以過來一下嗎,今天的劇本有些變動,需要討論一下」緒方導演的出聲,打斷了敦賀出口一半的問話

「啊…」京子一聽到導演在喊她,直起了身子,但視線還猶豫的遊移在緒方導演和敦賀先生之間

「沒關係,你去吧」敦賀不介意改晚點再問她,這種事情又不是晚點問會有所改變

不過,他錯了,如果他堅持將京子留下的話,情勢也許會完全不同的

「嗯…好」京子禮貌性的鞠了個躬,此舉大力晃動了她提在手中的提袋 敦賀注意到了,他手伸向那包提袋「我先幫你顧吧,討論完再來拿去休息室吧」 「啊…好,謝謝,麻煩您了」京子將提袋交給了他,趕緊跑去和導演討論起了劇本

敦賀望向她的背影,心中五味雜陳…

看她今天和平常沒什麼兩樣…是我太緊張了吧…怎麼會被這女孩搞得心神不寧的呢

敦賀在心裡自我嘲諷了一番,闔上眼,想在繼續剛剛的休息

『被你奪走的不僅僅是這雙眼眸———連我也無法抗拒那危險的純真————』

他猛然睜開眼,被這突然出現的吵雜音樂給震醒了

他皺著眉想著是哪個工作人員的手機沒有關,在片廠將手機關機或是調成震動是非常基本的常識

但接著他發現這音樂的來源竟是他身旁的這個提袋,京子的手機?!

他驚疑的拿起那瘋狂震動的提袋,確認了那可怕的噪音是由這袋子傳出來的

 從沒聽過京子的手機響過,以往的她都是將手機調成震動模式的

他猶豫著要不要幫忙接聽,但他覺得這樣實在是太失禮了,既然聲量還沒有大到會打擾到現場工作的人那就先不要接好了

雖然這麼想,但在那可怕的樂音停下來沒隔兩秒,那吵鬧的音樂又再次跳動了出來,而且一次接著一次,不死心的不斷播放著那聲音

不是說這個音樂不好聽,但就是覺得很不順耳,沒想到京子喜歡這種歌?嗯?說到京子再聯想到音樂的話,就是那個傢伙了

敦賀搖了搖頭,別動不動就想到那個傢伙,但還是會想到那個傢伙上次竟然奪走了京子的初吻… 他咬牙… 而且就在這裡…這個片廠…

有種很不舒適的感覺鑽入他的心中…和當時看到那個傢伙帶著花束來到這裡時一樣…和昨天不安的感覺一樣…

 和昨天一樣?  他心一驚,毫不猶豫的拿出京子的手機

【我最喜歡的小尚】上面竟然這麼顯示著…

敦賀周圍的溫度瞬間降了大約10度,剛辦完事情的社還沒靠近他…就感覺到了不祥的氣息

他怒火中燒,按下了通話鍵,將她的手機放到他的耳邊…

-----

「啊…社先生午安」

「敦賀先生」京子一討論完劇本的問題,立即小跑步回敦賀身邊「麻煩您幫我顧袋子了」她伸手想拿回提袋,卻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

站在一旁的社面無表情,見到京子卻連招呼都沒打,好像剛受到了什麼嚴重的打擊一般

「來,拿去休息室放吧」他站起身,提起提袋轉身面像京子,笑得十分燦爛

這…這個表情是!!!!生氣的敦賀先生!!!!

京子驚恐的接過她的提袋,我沒有做什麼事會讓敦賀先生生氣的吧——————?!!!

「那…那個…敦賀先生,在生什麼氣嗎?」她低著頭害怕的說著…

「嗯?怎麼這麼問?我不是說過沒事了嗎?」這個笑容燦爛的好刺眼!!京子感覺自己快要消逝在聖光中了

敦賀先生確實是、絕對是、一定是生氣了!!!!應…應該和我沒關係吧…剛剛明明還好好的…

京子失神的佇立在敦賀的聖光中,眼盲了一般,呆立著不動,和社剛好可以配成一對石像來供人欣賞

「京子!趕快來上未緒的妝了!」還好,化妝師的呼喚將差點變為永久石像的京子救了出來,長期曝曬於敦賀的聖光中,是非常危險的事啊!

「啊…是!不好意思久等了」京子喀啦一聲扭動了僵硬的脖子,趕緊向敦賀鞠了個躬「不好意思…我要去上妝了…」不敢直視敦賀先生的臉啊!!!究竟為什麼敦賀先生會突然生氣呢?

「快去吧,未緒的妝要上很久,可別讓大家等了」就算沒有直視,也可以感覺到敦賀先生憤怒的氣息啊!!!

怨京們受到了怒之氣的吸引,早已開心的繞著敦賀轉起了圈子

「是…是!」京子保持著90度鞠躬的姿勢轉向一邊才直起身子,連走帶跑的往休息室奔去

完全不敢直視敦賀先生!!!!!我究竟是做了什麼惹敦賀先生生氣了——?

----
「社…新戲談得怎麼樣」看京子像做錯了事的小孩般,怕挨罵似的逃離了現場,敦賀嘆了口氣,這才想到該喚醒呆立許久的經紀人

「啊」社這才回神過來,重新開機,腦內運轉著剛剛看到的畫面…

蓮拿著明顯就是京子的手機,周圍的溫度明顯下降了10度,蓮的表情明顯就是很不高興

細想到那個光是看到就有自己被殺了一千次之感的眼神…社又變回了那尊石像…

「社…」敦賀無奈的又喚了一聲,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知道自己工作的細節呢?

----
原以為會聽到那個傢伙愚蠢的聲音,敦賀已經想好了要怎麼回擊他,好讓他再也不要出現在京子身周

 但是,真是出乎意料啊…

「最上恭子!!!!!!!!」電話的另一端傳來的竟是一個高頻率的女聲,那聲音聽起來極為憤怒,憤怒到瘋狂,聲音尖銳得要穿破了敦賀的耳膜

他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聽到那聲音繼續尖叫道「你這個厚顏無恥的女人!!!!!!!!!!!!!!可終於接電話了!!!!!!!!讓你當小尚的保母就夠讓人生氣了!!!!!!!!!!但那是祥子小姐的意思所以我隱忍了下來!!!!!!!!!!」
透過這個激動不已的聲音傳達出來的訊息,敦賀大概瞭解了狀況

她 竟 然 還 去 當 他 的 保 母 ?

電話那端的人疲憊的喘了口氣,深吸一口氣,又繼續尖叫「沒想到你不知廉恥的做了便當給他?!!!!!!!!!!!!!!小尚已經有我了!!!!!!!不需要你多此一舉!!!!!!!!!!你這個傢伙!!!!裝做對他毫不關心!!!!!!原來都是假像嗎!!!!!!!你這樣實在是太讓人覺得噁心了!!!!!!!」

 又是一個驚爆的消息…還做了便當給他是嗎…?

 還以為現在能吃到她做的菜的人…只有自己了呢…

「喂、喂?你有沒有在聽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嗎?哼!!警告你!!不准在接近我的小尚了!!!你這個變態的女…」不等電話那端不明的女人說完,敦賀陰暗的掛斷這通電話

 真謝謝你讓我知道了這件事啊… 敦賀冷哼一聲… 竟然還裝做沒事…這女孩的演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

 究竟…敦賀先生在生什麼氣呢…?

京子不解的坐在化妝台前

 嗯…左想右想都想不出個所以來… 先…先不要想好了…這種事情想破頭都想不通…乾脆先放著之後就會自然想通了…

 那…先想想今天要做的事…

必須要回去不倒翁打包一些衣服到那傢伙的家裡,不知道到底要在那個該死的傢伙那裡多久…
還要去接那傢伙下班…嗤…為什麼要做到這種程度?!不過身為保母沒有一直伴著就不太稱職了…還是勉為其難的去接一下好了,不然又被他鑽漏洞,揶揄我連個保母都做不好

「京…京子…可以請你先不要演練角色嗎…」耳邊傳來了化妝師顫抖的聲音「現在正在畫疤上去…看到你的表情…有點畫不下去…」
京子望向鏡中的自己,表情真是猙獰!!她趕緊鬆開那緊皺的眉間,露出了平常的笑容望向化妝師,說了聲不好意思

 真是的!!!!想到松太郎那傢伙,表情就自然而然猙獰了起來~~連自己都覺得表情真糟糕

 啊啊…說到猙獰的表情…又想到剛剛恐怖的敦賀先生了…

 嗯?嗯嗯?松太郎…敦賀先生…

。 。 。 。 。 。

「啊—————」一聲尖叫,京子驚恐的站了起來,一旁的化妝師更是嚇得退到了一邊

「京…京子…怎麼了?」

 該…該不會…敦賀先生知道我在當松太郎的保母了?!!!!!!


創作者介紹

烤焦章魚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xyz94132
  • 什麼時候更新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