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L O G C O N T E N T
【黑寡婦莎倫】       【我家傳奇】        【華麗的挑戰同人】
   第七任剛上任        穩定邊玩邊連載中      整理張貼+填坑中

繼續貼庫存~

這…這裡是怎麼回事?!!

剛進入不破的住處,京子就征住了。並不是因為這裡像是凡爾賽宮般華麗
純粹只是因為,這屋子乾淨得讓人覺得好刺眼啊!!!

還以為一個人住的松太郎,住處應該是如其人的髒亂噁心才對,噢不對!祥子小姐應該是和他住在一起的,但…但是就算祥子小姐再會打掃,這個光亮如鏡的大理石地板也太誇張了吧?
放眼望去這寬闊的客廳也沒有任何亂丟亂扔亂擺的東西,太…太不可思議了…

「你發什麼呆啊?不是才剛說要表現給我看嗎?先做個晚餐來讓我見識見識你現在的厲害啊?」不破摘下墨鏡,往一旁的桌臺上隨便一放,拖著懶散的步伐走過京子身邊,到了50吋電視前,毫不忌形象的往高級沙發上倒去,直接就開始看起了電視

這…這實在是太破壞畫面了!!!!!!!
眼前這個白癡,和以前一樣,完全不變的以同樣的醜姿,抓著屁股看著綜藝節目大笑了起來,唯一改變的就是背景!!!!背景變得如此豪華!!中間的卻如此不搭嘎的橫躺在那兒

京子已經看不下去了,要是中間的那個人換成敦賀先生,以高雅的姿勢坐躺在那裡,當然看的絕對不會是綜藝節目!噢那樣的話,這畫面實在是太完美了,畫成壁畫永世流傳都是合理的

「喂~~晚餐晚餐」京子正在腦中把眼前這可悲的畫面自行做美化工程到一半,卻又被這個破壞美景的罪魁禍首呼喚了回來

「   知   道   了   。   」現在想埋怨也沒辦法,因為那個男人確確實實成為他的僱主了

她走向廚房,喔啊廚房也是閃亮得莫名奇妙,究竟有沒有人使用過廚房啊?
她打開冰箱尋找重要的食材,嗯,只有一些基本的醬料,幾把青菜和幾顆蛋,這是要怎麼弄出個晚餐?

---

「喂,你家根本就沒有什麼食材,是要我做出什麼晚餐?」雖然很想隨便煎顆蛋配碗白飯就打發掉,但是這個家,竟然連米都沒有!

「哈哈哈啊…這傢夥真是超好笑的…你就隨便泡碗泡麵就好啦…哈哈啊…超久沒看這麼節目了…還是這麼好笑哈哈哈」看綜藝節目看到快笑出淚來的不破尚,回了這麼一段話…   「嗄?」
「是誰剛剛連飯糰都唾棄的!!!」京子怒火中燒,難道我就是為了泡碗泡麵而浪費了這麼多時間?!!!!「現在竟然說隨便泡碗泡麵就好了?!」

「唉啊笑死我了…」不破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從側躺轉成了平躺,因為節目進入的廣告時間,稍微休息一下…抬頭望見了京子銳利的眼神「你幹麻那種要殺人的表情, 醜死了。」本來笑到快抽筋的面容,馬上轉成了嫌惡的表情「我只是不喜歡那種冷冰冰的食物啊。那種不知道經過哪個阿婆的手揉捏過的東西,誰要吃啊?」其實只是不爽吃用來攻擊自己的飯糰而已,當然面對著隨時可以下手殺人之表情的京子,他也不敢這麼說實話「至少泡麵是現泡的…感覺比較溫暖…」他心虛了!聲量越來越小了——

「喔?是這樣啊?」明顯察覺松太郎在說謊的京子,俯視人的樣子真不是普通的嚇人!「那我就去做那道,會令你覺得溫暖的現泡泡麵吧!」京子以爽朗的語氣,配上那張嚇人的臉,跳著輕快的小碎步回到了廚房

「這傢夥…面對我的時候都是這副嚇人的表情…她不累嗎…」不破一人躺坐在寬敞的沙發上,喃喃自語著

----

不破橫躺在沙發上睡著了,靠臉皮子吃飯的他,難得的讓頭髮隨意地塌著,在他前方那台大的過分的電視仍然撥映著他最愛看的綜藝節目,但那發自內心的大笑聲已沒有在諾大的客廳迴盪

真的…好久沒有這麼自在的看電視了
不破在幾分鐘前如此想著

連祥子都不知道他不為人知的興趣,面對他的粉絲更是不能大意
原本他以為這次的褓母又會是個瘋狂的粉絲,又或者只是個普通的褓母,在陌生人面前他都必須維持他完美的形象,為此還特地把整個家都掀了起來,好好收拾了一番(雖然只是把雜物全部隨便扔進看不到的地方)

屋子會乾淨的不可思議是因為全部都採用了有自潔效果的奈米磁磚及特殊油漆)

沒想到這次的褓母會是恭子,祥子幹麻不直接跟我說,這樣就不用特地收拾了
在那傢夥面前沒必要維持形象

現在明明就沒那種米國時間看電視的,哈哈哈,只是和那傢夥獨處就輕鬆、懶散了起來,雖然那傢夥的表情那麼嚇人,但他還是可以以他原本的面貌和她吵嘴…

想著想著…不破帶著微笑睡著了…

----

「……」京子捧著一碗熱騰騰的湯麵,站在熟睡的不破前方,斜眼怒視著他的睡臉

這傢夥!!!害得我這麼晚還沒回家,特地來幫他煮晚餐,竟然還沒吃就這樣睡著了?!!!

『直接就這麼淋在他頭上吧!!!』『是他自己說要吃的!!就當作是大發慈悲餵他吃!!倒下去吧』怨京們大力鼓催著京子幹壞事

「嗯…這麼做的話好像不太稱職…」京子有點心動,但還在復仇與職業道德間煩惱徘徊著

   「咕嚕—————————」就算是睡夢中的不破,肚子仍稱職的表達出他的心情   接著他自己親自翻譯了肚子要傳達的訊息「好餓啊——」不知道他是做了惡夢還是純粹說出他真實的想法,不破翻了個身痛苦的喊著

「好香!」不破突然坐了起來!要貼切形容的話就是,他   被   香   醒   了   。
他一把搶過京子手中的大碗公,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吃相之難看啊———   京子有種自己親手做的食物被污辱的感覺,果然該選復仇的吧?不過來不及了,瞬間那碗麵就已經被滅掉一半了

「嗯嗯!超好吃的!再來一碗!」沒過幾秒那碗公已變為空碗公,不破面帶滿意的笑容將碗公遞給恭子

京子驚愣,很久很久沒看到他的笑容了,這種真誠的笑容,不同於看綜藝節目得來的誇張大笑,更絕不會是應付大眾的帥氣假笑。   和以前的記憶重疊了——當時的他們剛來到東京,小尚還會貼心的等她到家一起吃晚餐…   我在想什麼?!!
京子用力揮散頭上漸漸成型的回憶之雲,那種愚蠢的記憶!!怎麼還沒忘光?!

拋掉骯髒的思想,轉換心情   「你很滿意這碗泡麵嘛?」京子一把接過碗公,陰笑著看著他

「ㄜ…」不破的笑在望見京子陰森的臉後便瞬間就消失了,難道他忘了嗎?眼前這個人已經不是他認識的恭子了

「還算可以啦…吃起來不像泡麵,該不會你偷偷調味想順便下毒毒死我吧?」他無奈…以前的自己是怎麼跟恭子相處的?以前的自己也是用這麼刻薄的口吻和她對話的嗎…所以她現在才要這麼對他說話…?復仇的一部份…?

「哼!正是!你已經中毒了!不可能見到明天的太陽了!」京子指著不破的鼻頭笑道

不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京子不可能會做出這麼光明正大的謀殺事件,真的這麼做的話可是會賭上自己的演藝生涯甚至人生的,要殺死松太郎,當然是等她超越他!狠 狠把他踩在腳下後,丟給他一把武士刀,要他在她面前認錯切腹自殺才能平復她的不滿!!(FROM謀殺松太郎計畫H   作者:怨京們)

-----

原本京子只打算以正統的方式完成泡麵 – 加熱水蓋好等3分鐘
但當她回過神來時發現,她已經把面塊上多餘的油給沖掉,並且已較健康的方式在鍋上煮起面來了
啊啊!!下意識覺得危害健康的東西就是不好!!沒想到只是想著的同時動作就已經完成了!!對松太郎那個傢夥,根本不需要這麼用心的!!!
不過,現在是他的褓母,的確是應該為他的健康著想?不然祥子小姐回來發現自己沒有好好完成她的請託該怎麼辦!
再次回過神時,京子發現自己正在切菜!剛剛那鍋清湯不知何時已被自己加了多種調味料,飄出了淡淡的清香來了
怎麼會這樣~~習慣真是太可怕了!!
京子一邊懊悔著,一邊還是把切好的青菜丟進了鍋中,順手打了顆蛋進去…

完全看不出也嘗不出原身是泡麵的完美湯麵…完成。

-----

「……我先去洗澡,我出來前把第二碗煮好」也許是累了,面對恭子挑釁的話語,他懶得回應她什麼了

他一開始並沒有想要和恭子鬧得不開心…只是在那之後…他們相見時就只有吵嘴的份…剛開始是恭子先和他吵起來的,本來就很容易受影響的他,當然就奉陪的跟她吵了起來
之後,他覺得有趣了。
再之後,他是被激怒而作出那些行為的。
他只要,自己在她心中佔有最大的份量就好…

但,真的是這樣嗎…就連想稱讚她的廚藝都變得不可能了…永遠都讓她以憎恨的表情面對他…就是他要的嗎…

 


京子面目猙獰,坐在原本坐著不破尚的沙發上,前方玻璃桌上擺著熱騰騰的湯麵,她雙手交叉的擺在胸前,不耐煩的看著時鐘

「都快12點了啊!!!還不放我回家嗎!!!」還好明天早上沒有通告,晚回去也還可以補眠,身為演員,理應注重保養,睡飽吃足是最基本的了!

「啊!要先告知老闆娘不用擔心我才行!」京子趕緊拿出手機,正要按下通話鍵,手機卻搶先震動了起來,上頭顯示著【敦賀先生】

「敦賀先生!」也不是很驚訝,平常就偶爾會接到敦賀先生問好的電話的,但平常都是在比較早的時間打來的…

京子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馬上接通了「敦賀先生,晚上好!」

「嗯…晚上好…」嗯?怎麼和平常的敦賀先生不太一樣?難道發生什麼事了?
「敦…」「最上小姐…你有發生什麼事嗎?」嗯?怎麼會是敦賀先生問我?這明明是我要問的問題
「嗯…沒有啊…敦賀先生…您聲音聽起來不太好…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

「你放心,多虧你,現在每天都被逼著吃完便當呢」聽著這悅耳的聲音,京子彷彿可以看到敦賀先生神聖的笑容了
「看來社先生有認真幫我盯住敦賀先生喔!這樣我就放心了。」京子笑著「對了,敦賀先生打給我是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重要的事,只是想和你道聲晚安而已」   「嗯,謝謝敦賀先生的關切」真是的…敦賀先生總是把我當成小孩子在照顧…京子笑著…對此,她並不覺得討厭
「那麼,晚安,祝你明天工作順利」   「嗯,謝謝,也祝您工作順利」   「晚安…」
「晚安」確定敦賀先生掛斷電話了,京子才將手機拿離耳朵
今天敦賀先生…果然有點怪怪的…   明天下午有DARK MOON的錄影,到時候再問他吧
接著,她要完成剛剛要做的事——打電話向老闆娘報平安

「你…」嗯?京子抬頭一看,不破尚不知道已經站在旁邊多久了   「剛剛跟誰講電話?」他語氣中帶有非常非常非常多的不滿
他只穿了牛仔褲,上半身袒露著,只有肩膀上披了條濕漉漉的毛巾,如果是他的歌迷看到這畫面的話,早已攤死在自己的鼻血之中了吧
「你管得著嗎?」京子毫不留情的瞪了他一眼,站了起來
現在的她,對裸著上半身的他一點感覺都沒有,以前那個會害羞的遮著臉叫他趕快穿上上衣的恭子早就不存在了   「你要的麵」她手指向玻璃桌「今天的任務完成了,我要走了」她拎起包包,直接就往大門走去

但是,他抓住了她   「還有什麼事?」這裡,她一刻都不想多留
「誰說你可以走了?我說過…我的褓母是24小時工作全年無休的吧」

------

「唉…」敦賀掛斷了電話,獨自一人坐在駕駛座上,望著手機嘆氣
一結束工作,他第一個動作就是閃身到車裡,打電話給京子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種很不安的預感,不明所以的…他就打給了她…

這個女孩…老是害自己作出一些莫名奇妙的事…自己簡直不像敦賀蓮了…

怎麼會這麼衝動…還進行了個沒頭沒尾的對話
最後什麼都沒問到…

她…真的沒事嗎…?

----
不愧是蓮,第六感超強!
----

「真是的…我在浪費什麼時間」不破站在蓮蓬頭下…任水不斷的沖下

他現在…需要好好的冷靜…

今天腦袋裡多出了些以前從未有過的想法…   什麼都不做…也很傷害人嗎…?
啊!什麼傷害人!!瞧恭子現在的模樣!恐怖的和鬼一樣,哪裡像被傷害了?哼!

如此可見,上次情人節巧克力的事件,效果很好吧?哈!果然奏效了!看敦賀蓮那傢伙!還有那個米格魯!!看他們要怎麼辦哈哈哈!!我在恭子心中的份量一定是最大的!

不過今天那傢伙的眼神,一點都不讓人覺得愉快,哪裡出了問題?這明明就是我想要的結果了

嗯?不對啊!!!!!!為什麼老是想著那傢伙!!!我現在明明就有更重大的事情需要思考!!!!

呼…定下決心,趕快把現在的問題解決吧…不破穿好褲子,例行公事地對鏡子中的自己展現自信的笑容,狀況良好!

他意氣風發的走出浴室…
「嗯…沒有啊…敦賀先生…您聲音聽起來不太好…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

   敦   賀   蓮   ?   !   !   !   !

 

------

 

「這裡,就是你未來幾個月的房間」不破硬是拉著京子到了這裡,一間簡單大方的客房

「為什麼我要住在這裡?!」京子傻眼,傻眼於連客房都是莫名奇妙的超   潔   白,有種住在這裡會很有壓力的感覺…不~重點是,我才不要和松太郎住在一起!!!

「因為你是24小時全年無休的褓母,必須隨時待在我身邊」
「我才不要!!!!!!!」你當我是便利商店啊?!

「這就是你現在的工作!!」
但其實這是他剛剛臨時決定的事

祥子本來就希望代理經紀人(褓母)要和不破住在一起,她才能放心,因為不管怎麼說…他都還只是個小孩…有事沒事還會在半夜鬧脾氣,有時候突然有了靈感還會熬夜作曲,這樣的他,沒有人整天陪著,哪能放心?

但是不破本人是堅持非祥子其他人都休想和他住在一起!開玩笑!他可是個檯面上和檯面下面貌完全不同的人,在祥子面前還可以撒個嬌、鬧個脾氣,其他人呢?要他無時無刻都保持他完美的形象?是要累死他不成?

當然這些煩惱套在京子身上就完全沒什麼好擔心了,在她面前就像自己獨處時一樣輕鬆,還可以省得不用煩惱吃的問題、爬不起來的問題

但真正讓他決定留住她的關鍵,是在剛剛———

----
「嗯…沒有啊…敦賀先生…您聲音聽起來不太好…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

   敦   賀   蓮   ?   !   !   !  

「看來社先生有認真幫我盯住敦賀先生喔!這樣我就放心了。   對了,敦賀先生打給我是有什麼事嗎?」

見到她那久違的笑容,不破莫名的點起一把怒火

這傢夥!!和敦賀蓮講電話講得這麼開心?

「嗯,謝謝敦賀先生的關切」

啊啊!!!!那是什麼幸福又害羞的表情?(在不破眼中)

「嗯,謝謝,也祝您工作順利」     「晚安」

這傢夥果然和那個敦賀蓮有什麼問題!!!對話的這麼順利!!上次打給她不出聲,她立即就想到了敦賀蓮!!他們一定是平常就有事沒事來一通~敦賀先生您辛苦了~哪裡~聽到你甜美的聲音我就覺得一點都不辛苦了~這種浪費錢又沒意義的電話!!!

不破逕自過度地腦補了起來,也因此更加激怒了自己

說什麼前輩後輩的!敦賀蓮這個傢夥濫用名分關心恭子這個笨蛋!!!這個笨蛋還呆呆的就給他騙了!!!!!超令人生氣!!!!!!!

一定要讓她省悟!!敦賀蓮是個怎麼樣的敗類!!

以上…於是不破決定讓京子常駐於自家,好方便觀察…

-----

「哼」京子用鼻孔出氣,無奈的翻著手中的記事本

她現在坐在不破家客房的桌前,剛和老闆娘報告今天因工作要留宿於外
「唉…的確是工作啊…」因為是工作,所以她答應了…主要原因是,一吵起來就會被說害怕了!怕又愛上他!!!!!這種鬼話!!!!!所以她生氣的答應了!

她手中的記事本,密密麻麻的記載著不破一整年的行程
這傢伙的行程竟然滿得和敦賀先生不分上下

這是祥子小姐特地留給她的記事本,另附一封長長長長的道歉信,好像早就知道她會住下來了,兩樣東西就放在桌上,要不是需要留宿…她應該是不可能進到這個房間並發現這兩樣東西的

看完了那封長長長的道歉信,京子簡直就要落淚了,為祥子小姐這位充滿包容力的經紀人的感動

第一頁都在講祥子小姐家的事…父親的病有多麼的嚴重…父親早年是多麼的寵愛她這些…父女的感情之好,京子看了都好想用力的擁抱庫爸爸啊

第二頁開始在解釋怎麼會找上京子當保姆,這部份實在是太淒厲了…京子好像看到了信紙上留有祥子小姐的淚痕啊————
祥子小姐離開不破一陣子這並不是第一次,前幾次祥子小姐回來,不是看到狼狽不堪的尚就是哭喪著臉的褓母,第一種情況是大部分的情況,因為在眾人心目中不破尚 是完美的男人,不挑食不發脾氣對女生們又溫柔,因此收到了許多熱愛他的褓母們的滿桌菜(其中很多是不破討厭的食物,但又因為在嚴密的注視下,不得已都吞了 下去)、熱切的追隨(讓他完全沒有喘息空間,就算在自己房間待著,也常有5分鐘被敲一次們的困擾)、以為自己做錯事了而來的大哭(雖然不破可以輕鬆化解這問題,但是多了幾次他也不耐煩了起來),而第二種情況的出現,就是祥子離開太久了…不破的耐性被磨得精光了,發飆了幾次…

因此,這次要離開的日子可不是以往的日啦周啊,而是未知的月啊!保姆的選擇絕對不可大意!煩惱之時,跳入祥子腦中的那個最佳選擇,當然就是京子了!

接著剩下的很多很多頁,都是不破平常一些壞習慣、煩惱、喜好的問題。這些,就不用看了…京子放下那厚厚一疊信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松太郎的一大堆陋習,的確就是她最清楚了!祥子小姐真是太有眼光了!只要她不介意保姆是個想殺了她負責照顧對象的人,那她的的確確是個完美的選擇…

 

 

「喂!這給你」未經同意,連個門都沒敲,不破逕自打開了客房的門,丟了樣東西給京子 
「嗄?」京子接過那樣東西,定睛一看,是一件男生尺寸的寬鬆毛衣「給我這幹麻?」京子狐疑的瞪著他 
「你還是個女人吧?怕你想洗澡沒衣服換,大發慈悲借你一件」
 「嗄?」京子極度懷疑自己聽錯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貼心了?你一定在打什麼歪主意!!」這是非常合理的推斷。 
「怎麼?不敢在我家洗澡?你怕我會在你洗澡時偷窺嗎?得了吧,你這種身材─」不破毫不掩飾的以鄙視的眼光盯著京子那裡
「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你對我這發育不良的身材一點興趣都沒有!!!!」完全被激怒了的京子釋放出壓抑了一整天的怨京,殺了他吧!!!!不用客氣!!!!!
首當其衝的便是京子自己,她首先將毛衣砸向他的臉,先矇蔽他的視覺,其他就好辦了!!
怨京們緊接著撲了上去!!卻被扔回的毛衣擊了回來
第一道攻擊就失敗了,根本還沒碰到他就先被接住了
「還給我幹麻?還是你不敢穿我的毛衣?怕被我殘留的體香給迷惑?」經過了幾次他也發現了,想要這個女孩照他所想的行動,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激怒她
果然,這招很有效果,京子嘴角抽動了下,絕對不可以被他當成那種花痴的女人!!抓緊那件毛衣「不要說只是上衣了!!就算是令你那些白痴歌迷暈眩的 內褲好了,對我來說都是汙穢骯髒的東西!這麼臭的東西!!哪有什麼體香?!!!」她一口氣說完,瞪著他「哼」了一聲,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真抓著他那件毛衣洗澡去了
留下某人呆立在她未來幾個月的房間中「她還是這麼單純好騙嘛…」雖然不像以前那樣純潔保守,竟然連內褲都拿來講了… 
不破感嘆道,沒關係,比起過去只會付出的她,現在的她好多了…只要她還是把我看的最重就好
他望向躺在她桌上的手機,勾起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

 

「可惡!!又被那個傢伙玩弄了!!」京子洗完了澡,生氣的瞪著那件毛衣良久,最後還是套上了…
對這有點冷的天氣來說,這件毛衣挑得還算得宜
只是沒有內衣、沒有下半身的衣服,京子勉為其難的穿上本來穿在LOVE ME工作服裡面的短褲
剩下的衣服都先拿去洗了…不然明天要穿什麼出去
她蹲在浴室內的洗衣機前,看著它旋轉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嗶——』尖銳的聲音提醒著她衣服洗好了
「明天應該乾得了吧…不然只能用吹風機吹乾了」她取出那件鮮豔的工作服,拿上剛剛洗好的內衣褲,走出浴室

「嗯?燈還亮著?」她在陽台晾好了衣服,想走回自己的房間,才發現房裡有一處是亮著的

她朝光源走去,她知道那裡是錄音室,但是,都這麼晚了,他還會在工作?
她心裡知道他會的,以前在京都…剛來到東京時…他都會為了創作、為了讓作品變得更加完美,徹夜不眠的修改著已經很完美的曲子

她蹲在錄音室的玻璃窗前,往裡頭偷看

這間錄音室明顯是特別打造的,四面牆下半都是淺藍色的水晶磁磚,上半是特殊玻璃,可以調整成只有一邊看得到另一邊的人,中間的分隔和一般錄音室一樣,一邊是控音室,一邊是錄音用的空間,裡頭擺了各式樂器,從東方到西洋,從管絃樂到打擊樂器,都玲琅滿目的擺在裡頭

為了作曲需要,不破多多少少都學了一些,一首歌是不可能只有吉他這項元素的,為了要完成更加令自己滿意的曲子,必須要自己懂得每樣樂器,必須要熟悉它們各個的長處、音色,他就是專屬於自己曲子的大指揮家

「這裡好像亞特蘭提斯喔」閃亮著眼望著這間藍色的美麗錄音室,連吸音海棉都用心的使用了淺藍色的,京子馬上就聯想到了小美人魚的故鄉

但是「呼—————」中間有個戴著耳機的男人,低著頭坐在旋轉椅上睡著了…

又是他在給我破壞畫面啊!!!!!!!京子生氣的站起身子,往不破的房間走去,很快的抱了張被子回到錄音室,一腳踹開美麗的藍色大門,將那張被子攤開往那個男人身上丟去

哼,可不是我想照顧你啊!!!都是因為現在的工作就是要負責照顧你,啊!!真是該死的工作!! 京子邊生氣的想著邊確定被子好好地蓋在他身上了

這傢伙,明明知道天氣冷,給了我件毛衣,自己卻裸著上半身在工作,他是有毛病啊?! 她將戴在他頭上的耳機取下來,裡頭的音樂小聲的流洩而出

她怔住,在這安靜的夜裡,就算很小聲,她也清楚的聽見了那讓多少人為之瘋狂的嗓音

就算她很恨他,她也沒辦法否定,他是個音樂天才,從小她就知道了,就算之後誓死不再聽他的音樂…但是…路邊…店裡…甚至是路人都在哼唱,她沒辦法避開…而她最恨的是…她還是為他的音樂醉心

「嗤!!又跑出了奇怪的想法!!!!」她將耳機摔上桌,想找到關閉混亂她心情音樂的開關,但是面對眼前這個錯縱複雜的專業儀器,她實在不知道該按哪個鍵,怕亂按壞了事,又被那傢伙揶揄諷刺一番,所以…她逃走了…

創作者介紹

烤焦章魚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ndy
  • 好仲意你寫既文 繼續啦
  • 謝謝支持呀!
    這篇文還有庫存還沒發完,但還沒寫完> <
    很高興還有人看,我會繼續發的!

    烤焦章魚燒 於 2015/06/17 00: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