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最早寫也是最珍惜的Skip文
有很多回憶在裡面啊(?)

總之是一篇讓不破笨蛋以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緩慢的速度成長改變的文
標尚京只是防雷,怕蓮京黨看到結局會吐血,不然可以單純當成一篇不破尚出場比較多的文看的XD
尚京甜蜜的部分大概要等個百萬年

 




「唉,沒想到這女孩會這麼順利的踏入演藝圈」椹武憲,LME公司藝人部主任,正整理著LOVE ME部門的資料,每個月例行向社長報告藝人們狀況的日子就要來了
翻到了京子的基本資料,他不禁感嘆了起來「連基本資料表,都還是貼著這張凶巴巴的照片啊…」看著照片中表情僵硬又認真的京子,椹先生…本來那像是看到女兒成長了,溫柔如父的表情突然一僵,開始瘋狂的冒起了冷汗

看到那個表情的京子,想避都避不了的回想到那段被她追殺的日子!!

他光速將附有那張恐怖照片的資料表塞進資料袋中,緊張的將封口用的線繩快速轉轉轉到底,這才得救似的鬆了口氣

「希望她…不!是一定要繼續順利下去!我們一家三口只求過個安靜平安的簡單日子就好了!」儘管已經將那禁忌的回憶之物封印了,但腦中那塊不想碰觸到的記憶已經被點醒,自動在腦中重新上演了一次,嚇得椹先生努力的念起佛經.聖經甚至是可蘭經…能保佑他們一家子的都好,就算是賣身給魔鬼換來平靜的日子也比被那女孩糾纏的日子來得好多了!

這樣說好像太誇張了,但是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懂那女孩的可怕的!!!!

「對了!她很喜歡不破尚啊!來安排個小工作可以讓她稍為接近不破好了…這樣應該可以換來三個月的清靜了吧!」椹先生自顧自的認同起了自己的想法,完全不知道,真的這麼做的話,是自己將自己推入名為怨京的可怕黑洞中啊!

『椹先生,請接三線電話』辦公桌前的電話將椹先生從幸福的三個月家庭幻想中拉了出來

他熟練的拿起話筒,按下三線「這裡是LME藝人部」

「啊…你好…」話筒傳出了個成熟女性的聲音「我是阿卡特奇公司的…」

-----


「嗤~~~~~又要我當別人的褓母!!!!」最上恭子,藝名京子,雖然說不上有名,但現在也是個有點點點兒名氣的演員了
她身穿著那套被詛咒的粉紅色連身工作服,站在藝人休息室前,準備迎接他這次的”僱主”
好不容易快忘記自己是LOVE ME部的人了,卻偏偏要再次穿上這件刺眼的工作服,還要當不明人士的褓母!!!!

京子剛結束了坊的錄影,就接到了椹先生的電話,他的聲音還異常的有精神:「有LOVE ME部的新工作囉!!」
光是聽到LOVE ME部幾個字,京子的臉就刷白了一半,接著聽到又是當保母,京子整張臉都白了…問是當誰的褓母,椹先生還神秘兮兮的說是個大驚喜!!!!這裡面一定有詐啊!!!!我根本就還沒答應啊!!!!

雖然抱怨了一段,但她還是站在這裡了…先看看是當誰的褓母吧…說不定是個值得學習的前輩…

京子瞪著她前方的休息室,外面沒有張貼這是誰的休息室,她覺得自己根本不認識,而且不知道這位”雇主”是誰,冒昧的進去打擾人家實在是太沒禮貌了,所以決定站在外面等”雇主”出來

但是,這位不知道誰,未免也在裡面太久了吧!!!!!!!!!
已經站在外面半小時了!!!!現在已經晚上10點了,聽說剛剛是雇主今天的最後一個通告,但也不能沒有下個通告要趕,就這樣賴在裡面吧!!!椹先生說雇主可能還沒吃晚餐~~所以我必須幫他準備才行~~~啊~~~~~這麼晚被差遣的感覺真差!!!!

不能生氣、不能生氣,京子敲敲自己的腦袋,雇主大人不知道我在外面等吧,也許他累得睡著了也說不定…

 

 。。。。。京子愣了愣,再三咀嚼這幾個字…累得睡著了…?

 

累得睡著了?!!!!要是著涼了怎麼辦!!!身為保姆的我!!絕對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明明就還沒答應這件差事的京子,也許是因為剛剛無聊的幻想——雇主是位美麗如天使或是俊俏如妖精的公主或王子,因為不得已的原因被迫來到東京打拚,其中還歷經了許多淒厲而美麗故事——讓她對這位不知名人士產生了騎士般的責任感

她身穿盔甲(幻想)破門而入

「主子!!!!!!!」她真的喊出了聲,但她下一秒就後悔自己剛剛的魯莽行為

 

身上的盔甲瞬間解體,解體的瞬間,怨京們蜂擁而出,盤據了整間休息室

 

這位僱主的確俊俏如妖精,但絕對沒有什麼淒厲而美麗的故事!!!!!!!

「不—————破—————松—————太—————郎 —————!!!!」

每次看到那俊俏臉旁的同時,那些該死的片段就會自動在京子腦中播放一遍又一遍又一遍…”她替我粉身碎骨的工作,是理所當然的嘛”…「復 仇!!!」京子自己還沒接近趴在桌上熟睡的不破,怨京們已經先發制人,團團包住了不破的身體,並熱烈的討論起要怎麼料理這個人渣
『果然還是大卸八塊再丟進油鍋炸好吧!!』怨京1號這麼提議
『不不不!!!那太便宜他了!我覺得把他製成松太郎肉醬比較好!!這樣可以保存比較久,還可以分次食用』怨京2號是這麼說的
『我可不想保存這人渣那麼久啊!!乾脆華麗點!!來個松太郎滿漢全席吧!!舉辦個復仇晚宴好好慶祝一番吧哈哈哈!!』以上是怨京3號的發言
『這個好!!』『就採用松太郎滿漢全席吧!!』怨京3號的提議受到熱烈支持!眾怨京們拍手通過提案!啪啪啪!!
「不行!!!」京子本人怨氣淩人得逼近「必須等我打敗他了才能動手!!!現在就殺了他,不足以彌補我對他的恨!!!!!要讓他嘗到敗北的滋味!!!跪在地上求我留他一個容身之地!!讓他沐浴於絕望與破滅的樂章中!!永世不得翻身哈哈哈!!!」
『噢噢噢!!!說的好!!京子!!Bravo!!』眾怨京們感動的拍手,果然還是怨者本人散發出來的恨最能讓人感到全身舒暢啊!   『那我們先來擬滿漢全席的食譜吧!!距離煮大餐的日子也不久了哈哈哈!!!』

「很吵耶祥子…是要回去了嗎…」直到剛剛都還在睡覺的某人,蹙著眉睜開了眼「恭子?!你怎麼在這?!」不知道自己剛剛差點被拖去醃煮的某人,一臉無害的望著眼前這位,一腳踩在椅子上,握拳望向遠方的恭子

 

「醒了!!」京子著實的被嚇到了,但她驚嚇到的模樣出現不到一秒,馬上轉換成了”!!!!憎!!!!”的表情
京子一手插著腰,一手用力指著不破尚的鼻子:「我只是來提醒你,你被我打敗的那天很快就到了!叫你先做好心理準備而已」說謊了也臉不紅、氣不喘,當然!在那傢伙面前,沒有任何感到虧心的可能。

「噗嗤」回應京子傲氣宣言的,竟是這個忍不住笑出來的聲音

「你笑什麼啊!!!!!!!!!!」怨京們大量噴發而出,應和著京子的怒火四處飛竄

「看到你穿這身超沒品味的連身衣,配上你剛剛白癡的動作,實在是…噗…」話都還沒說完,不破先被自己的笑穴給征服了

京子只能咬牙切齒看著她恨之入骨的人,對於自己這身丟臉的衣服,她也覺得很羞恥…但是被尚太郎笑就很不爽啊!!!!!

「你…!」京子正想展開反擊,卻被對方搶走了先發言權
「啊…我想起來了」某人終於自己停止了狂笑「祥子回她老家照顧病危的老爸了。所以你就是她說特別請來照顧我的人?」不破站了起來,仗著身高優勢,鄙視人的表情做得非常徹底

「你幹什麼用那種鄙視的眼神看我!!!」京子大吼
「唉只不過是長得比較高~低頭看人就被當作是在鄙視別人~~是你自己自卑而產生的錯覺吧」
「哼!人家敦賀先生就比你高多~~~~了,還會紳士的低下身子和別人說話,你就不能多學學人家嗎?」
「嗤!你和那個敦賀蓮感情很好嘛?」聽到敦賀蓮三個字就啟動了不破尚內心的不爽鈕;聽到敦賀蓮三個字從恭子的口中說出啟動了他內心的另一個鈕,只是那一個鈕名為何,還沒有結論就是了

「他是我最尊敬的前輩!!!!」京子盛氣淩人!!用力的指著不破的鼻子「不准你用你汙穢的嘴說出前輩的名名名~~子子子~~~~」京子的聲音及身體都突然抖抖抖抖了起來,雖然看起來很嚇人,但也只是手機震動造成的效果罷了
不破才剛被恭子的」對前輩的尊敬之力量」給嚇到兩秒,又改被”被手機震得抖不停的京子”給嚇到

「喂,我是京子」馬上接起電話,她可不會因為和某個混蛋吵架,而誤了任何一通重要的電話

「京子,我是祥子」   「祥子小姐!」京子嚇了一跳,萬萬沒想到祥子小姐會打給自己「是!請問您有什麼事嗎?」雖然她是該死的松太郎的經紀人,但畢竟是個能幹且值得尊敬的經紀人前輩,想到這,京子不自覺的站成了立正姿勢

「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你。聽說你接受了當尚褓母的工作,真的很謝謝你。有你照顧尚,我就放心多了。」
「什…接受?」京子感到一陣錯愕…我什麼時候接受的?!!!   椹先生!!!是你幫我隨便答應的嗎!!!!

「真的很抱歉這麼臨時找你幫忙,我爸爸突然就病倒了,需要有人一直看顧著才行,他老人家也不肯讓不認識的看護照顧,媽媽也不可能抽身,只有我能照顧爸爸了…」 祥子儘自說起了自家的事,雖然京子滿腹牢騷,但她也不忍心跟好不容易安了心的祥子小姐說她根本不打算接這個工作
「祥子小姐,我知道了。雖然有點不願意,但是短期照顧這個笨蛋的話」京子說到笨蛋兩個字時,不忘抬頭瞪兩眼松太郎,讓他知道笨蛋兩個字就是在指他「我是可以接受的」

「你願意接受就好了!!你放心,你需要做的只是確定尚照著行程走,為他準備三餐就好了。他的行程已經排到明年七月了,臨時有什麼變更的話可以電話聯絡我,我會處理好的。如果用餐時間有工作會有餐盒就不用準備了。你也是藝人,應該也很忙吧,想到可能要麻煩你幾個月就不太好意思,但我實在想不到其他人能幫 忙,幾乎找不到其他和尚在一起久了還不會攻擊他的女生了。希望不會造成你太大的困擾」京子幾乎可以看到在電話另一端,邊撫著臉邊嘆氣的祥子小姐了。
攻擊?是相處久了瞭解他邪惡的本性而展開的攻擊嗎!這樣的話不行啊,剛剛我就差點失手殺了他了,更何況要相處幾個月,動手的機會更是多呢…
想著這些的同時,怨京們早已圍桌談論起了暗殺松太郎計畫A~Z了
(祥子小姐說的攻擊,當然是只愛慕到想殺了尚好獨佔為己有)

「不會的,祥子小姐,您放心照顧您爸爸吧。這幾個月我…月?!」剛剛用想的還沒注意到,有個很嚴重的問題,單位錯了吧?!!!!!怎麼會是月?!!!!!!!頂多是週吧?!!!「真的很謝謝你,京子。不好意思,我爸爸在叫我了,得先掛電話了,有問題時打給我就好了。真的,很謝謝你!   『喀』   」完全忽視了京子沒說完話這件事,也沒讓京子有說再見(而且她沒打算說再見)的機會,就這麼直接的掛斷了電話了
成熟的祥子小姐…竟然也有這種時候…京子望著電話失魂的想著…

 

「喂」這個令人火大的聲音!!!「我肚子餓了,你現在不是我褓母嗎?快弄些吃的給我!」

京子默默的抬起頭,帶著陰氣與怒氣與怨氣,惡狠狠的瞪著那傢伙「褓母…是嗎…?」破滅的樂章仍在京子頭頂上揮之不去
「你、你這什麼表情?我有說錯嗎!」感受到一股不祥的氣息,不破不禁瑟縮了下
「有!我還沒有答應要做你的褓母…」討論暗殺計畫到F的怨京們,感受到這股充滿怨恨的能量而被吸了過來,並排成了攻擊陣型

「你剛剛不是才親口答應祥子的嗎?」不破不知道現在自己身處在多麼可怕的危險中,暗殺松太郎計畫A,馬上就要實行且成功了嗎?
「喔?沒想到你現在變成了個不遵守信用的人啊?」
京子冷哼一聲「被你當成不遵守信用的人,我一點差都沒有」
「噢~我知道了,你是怕和我相處在一起,會再次被我的魅力吸引,變回以前那個沒趣的女人嗎?」現在不破的語氣完全就帶有”我瞭解,常常這樣的,我就是這麼吸引女人的動物”的意味

「誰會被你的魅力吸引啊!!!!!!!!!」名為恨的火山爆發,噴出了名為怨京的火山灰與熔岩,分別將不破的衣服釘在牆上和凝固住不破的腳

突然無法動彈!搞不清楚狀況的不破眼巴巴的看著京子逼近自己

「你以為…」京子貼近不破,很近,真的貼得很近,近得不破可以感覺到,京子說話時吐在自己臉上的氣息「我還會像以前一樣傻嗎?!」是怒吼,用盡全身力氣的怒吼

尚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瞠大著眼盯著恭子

     刺痛,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直盯著她那充滿著恨意的眼,不破的心裡某處不安的跳動了起來

 

 對了,這就是我要的,我要她…只想著我,我要她…只屬於我

身體仍然無法動彈,但不破已不在乎,因為他還保有他最好的利器

「你…」他將視線從那雙令他感到一絲刺痛的眼移開,改注視著她的唇,居於劣勢的他,嘴角竟然勾起了一抹笑「靠這麼近…該不會…還想再嘗嘗巧克力的滋味吧?」

「什…!!」京子急急的後退!不破竟然挪動了他沒被禁錮住的脖子,他的唇差點真的就要覆上她的了

「你…」京子氣得全身發抖
「怎樣?」雖然被禁錮的情況沒有改善,但看到為他而激動的恭子,他就有種勝利的優越感
「你真的覺得玩弄別人感情,很   好   玩   嗎   ?」恨!她的眼中充滿了憎恨

下意識的,不破避開了那雙充滿恨意的雙眼,看著他處,以不屑的聲調回答:「我玩弄了誰的感情?」

咬牙切齒,這傢夥簡直沒救了「我——啊———」很不想承認這件事似的,京子硬是從牙縫中擠出了這兩個字

「你?有嗎?我想想…」不破晃了晃他唯一能動的脖子,故作認真的思考了幾秒「我從來都沒有放多餘的感情在你身上,一直都只是把你當成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而已。也沒有對你做過任何過分的事情,連個曖昧的話都沒說過,你說,哪裡玩弄了你的感情?」

 出乎意料的,他很認真的回答…

「………」 她,不知所措了起來

 沒錯,他說的的確沒有錯…難道…是我…?

 

『京子!!!』『京子!!你怎麼了!!怎麼被他的話給唬住了!!!』『就是說啊!!是這個人渣帶 你到東京來!!把你當女傭一樣對待!!』『最後把你當髒抹布一樣的丟掉了啊!!!』『京子!!』『京子!!!!不能認輸!!』

怨京們一一冒出來替主人打氣,不能輸!不能認輸!京子!   京子也在自己腦中默誦了遍

「怎麼啦?怎麼不說話了?」萬萬沒料到她不回他嘴,不破以不屑的語調問了句

「你…」聽到恭子的聲音,不破反射性的就朝她望去了
「不狠狠把我甩開的行為…就已經是…玩弄…我的感情了…」再次對上了京子的眼,刺痛的感覺又出現了,但是這次,他移不開他的視線,因為這次恭子的眼神不只帶著恨意,還帶有一絲很悲傷、很悲傷的情感。

 

----

絕對是那個恭子搞得鬼!!!!身體突然不能動!!!一定是她害的!!!
仍然是禁錮狀態的不破,一個人呆站在休息室中,等著他褓母的歸來
「在我回來之前,你就給我乖乖的待在那裡」這是幾分鐘前,京子留下的話

----

休息室的空間好像凝固了一般,倆個人互望著,一動也不動…
「我…」不破被京子說的話給震懾住了

他從未想過…原來不採取行動…也是…一種傷人的方式……

好像有什麼東西,咚的一聲落入他的心湖,並漸漸的擴大了起來

他還盯著她那雙眼睛,那雙充滿憎恨及一點悲傷的眼眸
以前的她眼神不是這樣的吧…他回想著,但沒捕捉到什麼片段,他好像從來沒有像這樣認真的看著她

因為她總是在他身邊,不需要他特別去尋找,她都一定會在他身邊,因此沒特別認真的看過她…因為得來不費功夫的東西…總是特別容易被忽略吧…

這些陌生的思緒突然出現,他還只是在試著接收它們…如果不給他時間細細的思考,他是不可能明瞭的…他缺少的…他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不准你這樣看著京子!!!!』一隻本來釘著他肩膀衣服的怨京,縱身一越,趴到了不破的臉上
當然不破是不知道怨京這東西的,他唯一的感受就是「為什麼突然變暗了!!!!」

啪-   好不容易就要連上線的思緒,輕而易舉的斷了

不破恢復成平常暴躁的模樣,而京子則是被擔心的怨京們團團圍住『沒事吧?』『你看起來怪怪的!和松太郎正面對決,太辛苦你了』『剛剛好險啊!!那人渣是想用眼神殺人啊?』   怨京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邊按摩著京子的身子邊說著松太郎的壞話

「……」京子看著身周的怨京們,那一點點的悲傷瞬間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恨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工作,然後超越不破尚!!!!!!』一隻怨京用力拍了下京子的背,像是要送徒弟上壘台的拳擊教練一般,給京子了個自信的怨笑…

沒錯…現在最要緊的是工作…京子在嘴邊喃喃自語

她走向不破,伸手將他臉上的那隻怨京給摘掉
「在我回來之前,你就給我乖乖的待在那裡」才剛恢復視覺能力,不破就被迫接受了個視覺衝擊 – 超恐怖的京子 – 現在的京子只差個疤就是未緒了,不…這芬圍明顯比未緒恐怖多了!

----

京子這傢夥什麼時候學了黑暗巫術的!!!!可惡!!!還說了那什麼奇怪的話?!
好不容易牽上的感情線斷得很徹底,不破現在仍然只有他原本單一線路的思考方式
「不狠狠把她甩掉就是玩弄她的感情?」他反覆咀嚼著這句話,現在的他無法理解…他…從來就不覺得自己做錯過…

「唉…這樣也算的話~那我還真是罪過~~全國的女孩子都被我騙過感情了吧…」這傢夥一點慚愧的思緒都沒有,反而是自戀地看著鏡中瀟灑的自己,豪爽的甩了下頭,露出了個連自己都忍不住覺得”啊不破尚好帥”的笑容

突然,一個三角形的東西打中了不破的後腦勺,並不是沒有事先發現,只是被禁錮的他無法躲開而已「沒錯!!你真的是超級罪過!!!!全國女性的公敵!!!!敗 類!!!!!人渣!!!」不破透過鏡子,清楚的看見了自己後腦勺被襲擊的畫面,兇手是誰,不用說大家也知道…。無奈的,第二個三角形的東西飛來時,他仍然無法躲開,只能站在那裡當那個女孩的標靶
『吭!』「好痛!」三角形的東西丟完了,竟砸來了一瓶500CC的罐裝綠茶,這也實在太過分了吧!!!!
不破撫著自己可憐的後腦勺,想著等他能動後一定要好好整整他這個新褓母!!
嗯?我在摸自己的後腦勺?能動了!!!
不破欣喜的轉動自己的手腳,自由了!!!接著就是報仇了!!他帶著邪笑,腦中轉著要怎麼報仇的計畫,轉身面向恭子      

 

「撿起來」她不帶感情的吐出這三個字

「蛤?」  

 

她翻了個白眼,指著地上「連撿起來都聽不懂嗎?你這個只會唱歌、徒有外表的三葉蟲!」京子不屑的再重複一遍「你的晚餐」

「什麼三葉蟲…」突然毫無根據的得到了個新綽號,不破俊俏的臉旁莫名抽動了下
他往她指的地面看去,原來剛剛用來攻擊他的三角形東西是便利商店賣的便宜禦飯糰

「你…打算讓我吃這個?」完全沒有彎腰去撿的意思,對他這個站在歌壇頂端的頂尖歌手來說,這可能已構成了公然侮辱的條件了吧

「你不是肚子餓了嗎?身為褓母的我,就去買了晚餐給你吃,很   盡   責   吧   ?」京子展露出職業的燦爛笑容,但她背後的陰氣絲毫沒有收斂的意思,當然,她是故意的

「哼,看來這段時間,你不但沒任何進步,還退化了。連個飯都不會煮了啊?」不破各給了兩個禦飯糰一腳,可憐的飯糰流著名為白飯的血,無辜的躺在地上

「你…!!!!!竟敢浪費食物!!!!」京子怒吼,要知道這兩個飯糰加那個飲料,可是她自掏腰包買的啊!!!不破的生活費是該去哪裡領啊?

『啊啊啊!!!松太郎罪名再加一條』怨京1號生出一本名為”松太郎惡行錄”的筆記本,拿出毛筆大肆的在上面揮毫了起來『浪費食物!!絕對會遭天譴!!!!』怨京們環繞著不破尚轉『好想…殺了他啊…』『好怨啊…』『恨…恨…』

生活節儉的主婦型藝人 – 京子,心痛的看著那兩個飯糰,雖然不是她做的,但是,食物啊!能有東西吃就已經是多麼大的恩惠啦!

「這種東西哪能叫做食物?」不破完全沒有絲毫的愧疚感,他突然上前,抓住了京子的手臂

「你幹麻?!!」京子警覺的想要抽身,但她已被牢牢的抓住

「回家」不破精簡扼要的解釋,完畢。
京子還在驚嚇中就被不破帶離了休息室,往地下停車場的方向前進

「你幹麻!!為什麼我要跟你一起來停車場?」京子不顧可能會被他人看到,在人多的停車場也是胡亂的叫著

「你很吵耶?你不知道褓母是24小時工作全年無休的嗎?」不破不知何時已戴上了墨鏡,還壓低了音量,明顯比剛剛在休息室裡胡鬧的模樣成熟多了

「最   好   是   這   樣   !   !」京子完全沒領會到不破的用心,仍然是以高分貝的音量回應著

不破翻了個大白眼「不破尚的褓母就是要這樣」說完他便將她推進了箱型車的後座,接著自己也跟著坐了進去

 他們兩個,都還未能開車啊…

 

「嘿不破」坐在駕駛座的人,見到他的乘客進來了,不慌不忙的收起了他那本明顯兒童不宜的雜誌「這姑娘就是你的代理經紀人啊?品味真是特殊喔?」他回頭掃了眼京子,掃到了她那身粉紅色的工作服…噗…忍著笑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京子鐵青著臉,只要是說到這個禁忌制服的話題,她都對於自己無法反駁必須承受這份壓力而感到懊惱不已。雖然這顯眼的顏色,在她爭取工作及吸引人們目光上時,真的是很好的利器,但是私底下,不必要的話,她真的一點都不想穿這件衣服啊!!!

「哼」不破透著墨鏡冷笑一聲,帶有嘲諷意味的看著她「的確是很特殊」

嗯?和平常的松太郎不一樣?平常的他應該會加倍酸我幾句,不然就是應該已經在狂笑了…

對了…現在的他是明星身份…他要保持帥氣冷酷的形象…哼,超讓人不爽!!
『好想撕掉他那高傲的臉皮!!!讓人們看看他出醜的樣子啊!!!!』怨京們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呼應著主人波濤洶湧的內心,一直都圍繞在松太郎的四周

「小姑娘你好啊,我是不破的專門司機,名子不重要,叫我青仔就好了」青仔友善的伸出右手,京子立即回握他「你好,叫我京子就可以了。」
青仔看起來年紀很輕,像是個剛成年的不良少年,染著一頭醒目的紅發,有型的斜長劉海及後方一豎一豎挺立的短髮。雖然樣子看起來很輕浮,卻散發出一種可靠的氣息,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傢夥。

「京子?」青仔在腦中搜尋這個聽過但不熟悉的名子
「噢!」 他右拳拍上左手掌,一副”想起來啦”的表情「你是不破之前PV裡的天使嘛!不過你也是DARK MOON裡那個恐怖得要命的未緒!原來你平常是這麼不起眼的人啊~~難怪可以有各種變化!」青仔哈哈哈的這麼說著,當然他也注意到了,他這段話的主角,正 散發出一種陰森的氣息

「啊…抱歉,我沒有批評你的意思…」真的不像他外表那樣的輕狂,青仔是個知錯便會馬上認錯並改過的好青年

「不…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嘴上這麼說的京子,不論是神情還是語調都明顯透露著悲傷…

一時之間,車裡的人都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了…

「…快點開車」不破打破了沉默,精簡扼要的下達了指令
「是!BOSS!!」

-----
很快的就到了不破現在的住處
附有私人停車場、私人遊泳池、私人健身房、私人演奏廳……..等等等的超高級公寓
這…京子目瞪口呆,這裡…足以媲美上次服侍庫爸爸的那間大飯店了…
「你在幹麻!還不快進來!」不破一手將恭子跩進電梯中,另一手按下要上的樓層「只是看樓層介紹就呆成那樣,你親眼看到那些設施魂就散了吧!真是沒見過世面的老土女人」看不起人的語氣完全表露無疑

京子敏感的神經一被刺激   “無趣的女人”破滅的樂章立即自動跳了出來,免費且完整的撥映個一千次都不是問題

「你!!」
  「咕嚕——————」正想要開罵的京子,被這清楚而響亮的聲音給打斷了

這聲音是?   「咕————」像是怕她沒聽清楚似的,這聲音又再次的響起了

 肚子餓的…聲音…?   京子木然的看向不破

「幹麻?」臉上的不安已經藏不住了,他就是那個聲音的來源!!
怨京電波感應到了嘲諷某人的機會來臨『上啊!!!京子!!!笑死她!!!讓他羞愧得抬不起頭來!』
京子眯起了眼,配上她微微勾起的嘴角,以好笑的語氣問道:「肚子餓了是吧?」「廢話!!我還沒吃晚餐耶!!」
「誰剛剛把飯糰給踩爛的?」
「那種東西!!在我面前連食物都稱不上!!!」
「怎麼會稱不上!!有飯有料有海苔!!!說它是個完整的套餐都不為過了!」
平常聽聞敦賀先生以飯糰為一餐都會生氣的斥責他的,這種不健康的東西…但是,給混蛋松太郎吃當然就無所謂了!

「….啊!!!!!」
京子突然想到了什麼,失聲尖叫了起來

「你神經病啊?怎麼了?」   「飯糰…的殘骸還在休息室裡啊…」
「噢…所以呢?」

 

「雖然不是我自願接這個工作的,但我現在是你的褓姆啊」京子想著,改天一定要找椹先生算這筆帳!「連個清潔都做不好,會帶給自己不好的名聲的啊~~~~」京子自顧自的抱頭在寬敞的電梯裡亂竄了起來

不破無言的看著她,不屑道:「只不過是個沒名氣的小咖,連有沒有認識你都不知道,哪需要擔心名聲變差?」

京子一征,停下腳步,心中充滿了不甘「正因為是小咖,才更要注意形象啊——」要承認自己比松太郎差,真的是百般不願意,但是,在演藝界,她的的確確只是個沒名氣的新人,而他,的的確確是個耀眼的巨星

「反正你一開始就沒在擔心這些,只要少說話,沒事就來個欺騙眾人的假笑就可以了」京子怒瞪著他,那個在自己面前連個假笑都懶得給的人渣「明明就那麼多缺點,卻假裝自己是個王子,私底下邋遢的很、愛笑的很,真搞不懂怎麼會那麼多人被你給騙了!」

「你這傢夥真是莫名奇妙!我現在有惹你嗎?你也太愛記仇了吧」自這個男人說出那段狠心的話後,這倆人一見面就是吵嘴、打架、大眼瞪小眼

「光是看到你,就很讓我生氣了!!」她真不敢相信,這個男人,真的以為拋棄了個無怨無悔為他付出了十年多的人只是小事嗎?

『叮!』在他們吵嘴的期間,電梯已經不知不覺升到了49樓了,不是一般認為最高級的頂樓,原因是,50層樓是豪華的露天游泳池,所以49樓已經是此公寓最最最奢華的一層了

在電梯開啟聲音的提醒之下,京子收起了怒容,踱步走出了電梯,站到那扇高大的莫名奇妙的白色大門旁「快開門」她兩手交叉在胸前,不耐煩的說道。
趕快隨便給他用個晚餐,就馬上離開這個令人生氣的地方!!!京子想著,不要再浪費力氣和他吵架了!!

「哼,你有資格命令我嗎」不破雖然這麼說,還是從口袋裡掏出了兩串鑰匙圈,上面分別掛著一把大門鑰匙和一張電子卡

不破將其中一串鑰匙圈扔給京子「這個是祥子交代我要交給你的,可不是我想讓你隨便進出我的住處」他邊說邊用鑰匙打開第一道大門「你仔細看好啊,電子鎖是這樣開的」他將電子卡刷過第二到門上電子鎖的縫隙,隨即電子鎖上的紅燈轉成了綠燈,接著他輕推開那扇門「擔心你沒用過電子鎖,把我寶貝的大門給撞壞了,跟你 說,光是這扇門就需你賠上一生的勞力來還債了」他語重心長的說著

「電子鎖這種東西!!!我當然會用!!!!」完全被看扁了!!!超級不爽!!!!!
京子想著,上次DARL MOON出外景的飯店就是用這種電子鎖的,不過要不是那一次出外景,她恐怕真的不會使用
「還你啦!!」她豪不客氣的將鑰匙圈砸向偶像藝人重要的臉蛋,還好不破反應快速的接住了,開玩笑!!鑰匙的尖角可真的會刮傷人的「還我幹麻?」

「廢話!你以為我真的會當你的褓母嗎?光是看到你就一肚子火了!!!今天是因為祥子小姐誤會我答應接這份工作和她病危的爸爸才來的!」如果是拍PV還可以接受,因為那樣可以增加名氣,踩著松太郎往上爬,反利用他來完成自己的復仇計畫!但是當褓母就不行了,難道當褓母可以增加名氣嗎?

「說來說去也只是在幫自己找藉口嘛!」不破將鑰匙圈丟回去,這次他瞄準的也是演員重如命的臉蛋「幹不來就直接說,怕被我再次吸引也乾脆承認就好了,我是不排斥自己的舊fans回鍋的」

「你又想弄傷我的臉?!!!」京子機靈的接住了鑰匙圈。聽到他這段話,又想起上次被弄傷臉的事,徹徹底底被激怒的怨京全體出動!!!!!!全體纏著不破不放!
「這份工作我就接了!!!!讓你知道我最上恭子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絕對不會像你那些愚蠢的歌迷,更不會像以前那個只會無畏付出的我!!!!!」她用力推開了擋在門前的他,憤恨的刷過已自動關閉的電子鎖,大步地跨入她下一個挑戰地點

 (未完)


一堆廢話:

這是我寫最多字的一篇文,還有九萬字還沒發(咳血)
最可怕的是九萬字過了不破還沒有什麼成長,仍然是個屁孩OTL

我因為這篇文認識了很多人,獲得了許多以前從沒想過的支持~
還邊連載這篇文邊考上了理想學系~真是不可思議~~

而且剛連載的時候我真的沒有特別喜歡不破尚
只是看了很多文,覺得大家都把尚寫得好壞QQ 覺得大家好過份(?) 開始同情小尚
然後看了尚京文,幾乎都是直接從N年後小尚已經變成熟後開始寫
心中充滿遺憾(?),想看看不破轉變的那個過程,然後就自己動筆了诶嘿(?)
寫著寫著就變成不破的死忠粉了XDDDD

可惜這篇文一直沒有寫完,心中一直惦記著它

創作者介紹

烤焦章魚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